星期五晚上做梦,梦见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一个体育场的中央,被一个杀手枪杀了,随后那个杀手也被一枪击毙。同一个晚上,同样的梦又做了一遍,但这一次有了细节,我是随着杀手一路走向体育场。我心里觉得那个杀手很熟,很不忍心他去送死,就一路拼命的劝他,但是他不肯听,但也不生气,最后就是同样的结局,他和奥巴马一起毙命。

星期六晚上,我又做了一个梦,梦里又是这个杀手,但是我们的前世。那一世我父母早亡,寄养在一家人那里。这家的男主人,也就是我的养父,对我很不好;他有两个儿子,一个比我大点,一个比我小点,这两兄弟倒是对我很友爱,非常的照顾我。其中有一个,来世就是这个杀手。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