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看到了陈无忌宝宝。第一眼看见,不是小眼睛,于是很松一口气的对炯宝宝说,“不错不错,儿子不像你,不难看。”小家伙脾气好得很,随人抱,肉墩墩的。

然后去老朱家。去前心里突起一念,朱爸爸要来转世了。本来准备送金佛卡给无忌和朱家小远墨的,于是又多拿了一张。到了以后,果然,朱太又怀孕了。只是幽冥之事难说,所以也没有跟老朱提起。

大姨妈昨天来,整个人都熟了。心里颇难过。

今天吃到了油墩(是不是这个字?就是面粉做的扁扁的圆柱体,里面放萝卜丝,然后用油炸了)。很吃不下。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