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散步,老妈遇见了熟人,在前面大声的聊八卦。我和父亲落在后面。父亲沉默了一会,突然问,“你自己的终身大事,到底是怎么想的?”我无言以对。父亲又说,“其实我一直认为,一个人的人生要自己做主。你如果不想成家,我们家断后,我其实也是不反对的。只是你自己要想清楚,将来不后悔就好。”

上次请宗明师兄为父亲测命运。宗明师兄说了几条,其中一条,就是父子关系不好。我心里深以为然。自幼总觉得父亲对自己很厌烦,行为上虽然尽到了一切的责任,但态度上总是厌烦。出国以后,尤其是父亲退休、开始广读佛经以后,父子关系才渐渐融洽了。

此时此刻,听他这一席话,心底只有感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