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五月从新西兰来杭州开会,这是他第一次来中国。

我到南加大念博士,虽然已经有硕士学位,但对于研究其实完全没有入门。我的博士导师属于放任型的,给你自由,但也不提供多少指导。在博士的第二年,J来到南加大做研究员,然后几乎是手把手的把我带上了研究之路,从文献、到问题的搜寻和解决、到论文的写作、到如何同人打交道。如果没有他,也许我这个博士读不下来。俗语说的贵人相助,J大概就可以算是我的贵人吧。

一直想有机会报答他,但一直没有机会。这次他来杭州,就花了两天时间,第一天陪他在西湖上坐逍遥船,登雷峰塔,第二天拉了小胖陪J去楼外楼吃饭(结果是小胖请的客)。吃完饭J说他人有点不舒服,就送他回旅馆。正想告别,他好休息,J突然说,“你要是没事的话,我们来解决一个技术问题吧?”结果在他的房间里写了两个小时的程序。

这才想到,J大约不是人不舒服,而是不想按照原来的计划,再花半天时间游山玩水。有的人,做学问就是玩乐,J大约可以算这样的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