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月前的一个傍晚,老爸老妈还在美国,三个人晚餐后一起散步,一路上用杭州方言聊天,突然路边有个人也用杭州方言问,“你们也是杭州人?”于是老妈就有了一个每天逛马路聊天的伴。

老妈走后,就拜托这位何阿姨方便的时候照顾一下我。于是我常常下班回来看到桌上放着红烧排骨,或者洗衣机里的脏衣服变成了放在沙发上的叠得整整齐齐的干净衣服。老妈跟我开玩笑说,“我是你大妈妈,何阿姨就是你二妈妈。”

二妈妈最爱吃樱桃,她自己的儿子周末又常常忙得没时间陪她,所以今天这个长周末,我就带她去Brentwood的Enos Family Farms采了一次樱桃。二妈妈从来没采过樱桃,非常的开心,两个人采了四十多磅回来,又买了汾酒做樱桃酒。

也算是报答何阿姨两个月来照顾的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