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份想去加拿大的温哥华开一个会,需要去加拿大的签证,偏偏旧金山的领事馆不处理签证事项,最近的办理点,就是洛杉矶。正在犹豫,以前的两个老板叫我去洛杉矶跟他们吃饭。他们是开个玩笑,我转念一想,何不趁机去签证,狠狠的吓他们一跳?马上定飞机和旅馆,周一早上四点半起床,飞到洛杉矶,赶到Down Town的加拿大领事馆。那里的工作人员和蔼得很,看起来不光是礼貌,而是本身就是开开心心,跟美国领事馆的满脸戒心、苦大仇深,简直是天差地别。

半个多小时,把签证材料递进去,得知次日才可以拿。顺便就去Santa Monica的办公楼去工作了几个钟头。晚上则去了其中一个老板家里吃饭,聊天到凌晨一点。回到旅馆,累得简直跟死掉一样。

第二天下午去拿签证和护照,谁知到的时候居然迟到了一刻钟。那个门卫说,“If I let you in, what’s in it for me?”我说,“You can have my gratitude.”他笑笑说,“Good enough.”就让我进去了。很顺利的取回了文件。然后坐飞机回湾区,到家晚上八点多。

八月七号到十一号,温哥华。这是我第一次去中国和美国之外的地方。墨西哥那个边境的签证小城不算。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