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的时候点一块饼,一桌有五个客人,不用心的店家却切成了四份。

我看见有的人想也不想,就拿起一块来吃。有的人看一眼,数一数,心里掂量一下,还是拿了一块。有的人拿起一块,跟旁边的人说,“咱俩分一块吧。”旁边再有人说,“你们一人一块吧,我不要吃这个。”

师父说,“我不会因为你们优秀,就多给你们一点。我都是一样的给。哪怕品质不好也不要紧,慢慢教化就好。”

但是啊,有的人如此猥琐,换了修行以前的我,连批评其一句都懒得,任其猥琐去。现在也要按照师父的教诲,去接引对方。所以修行真是难啊,不可思议的难。有时候真想大吼一句,“你爱干嘛干嘛去,修行不修行,关我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