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的气候分雨季和旱季:每年冬天是雨季,山是绿的,溪水涨满;春夏秋则是滴雨不下,山慢慢的由绿变黄,然后就变成光秃秃、干巴巴的一片。就这么四季轮回着。

今天下午,去办公楼里的小厨房倒茶,窗外一望,黑压压的,居然下着不小的雨。完全是意料之外的,新一个雨季就这么到来了。

上半年去上海,遇到一个大胡子的美国师兄Mark。他那时第一次见师父,问,是否可以专门去台湾向师父学禅。师父很高兴,连口答应,并现场给他加持;加持完,师父问了Mark师兄的感觉,然后恭喜他说,“你快成就了。”因为我当时在旁边做翻译,所以亲眼见了整个的过程。

昨天从台湾传来消息,Mark师兄去台湾,第二次见了师父,这一次,他已经成佛了。禅宗的顿悟,真正的不可思议。人间又多一位佛,又有许多人有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