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看到Jack Kerouac的一句名言,出自“The Dharma Bums”:

One day I will find the right words, and they will be simple.

这句话有点似曾相识,仔细想了想,原来是黄舒骏在“改变1995”里的一句歌词:

我最想写的那一首歌,至今还没出现。

也许他们的本意和我体会到的完全不一样,但我在这两句话里读到了“等待”和“希望”:其中虽然有自我安慰的意思,但这也是一种很积极的人生态度。

读10本书的第一本也选好了:Prisoners of Liberation。还没有仔细看,稍微了解了一下背景。大致上,是几个美国人在北京,49年的时候来不及撤退,就被抓起来劳教了几年。后来释放回美国,然后就写了这本书。

鼓动他们写这本书的政客一定是要失望了:因为里面不是愤怒和指责,而是反思,而是对劳教几年生活的一种很积极的回忆,愉快的,不愉快的,以及他们所接触到的一个一个有血有肉的中国人。

看介绍,我觉得是属于那种有良知的知识份子写出来的回忆录。所以就很想静下心来好好读一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