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国的最后两天,被老爸老妈指定去劝说表妹不要匆忙离婚。整整两天时间,真是说到口干舌燥。

想起大学时候,班里搞一次元旦活动,总共几个女生,一个杭州的说想回家,不去,另外一个就说,只她一个女生,也不想去。怎么办?一个女生都没有,岂不是太难堪?于是一堂数学课,我坐在那个杭州女生后面,从上课开始劝说到下课,直到对方点头为止。下课的时候,隔壁班的女生(上课时她就坐在杭州女生旁边听我喋喋不休)对我说,她也可以去参加,因为对我的执著精神实在是太感动了。再后来看“大话西游”,里面那个唐僧,我老人家也算是半个。

话说回来,整整两天时间,把各种利害关系,人生的大小道理,一一说给表妹听,到最后她终于答应,再给老公一次机会。好,回来没几天,老爸老妈说,又变卦了,又向对方要提出不现实的经济要求。

真的有点心凉,眼睛里只看见别人的过错,看不见自己的过错(我也不忍心当面指给她听),并且眼睛里没有情义,只有利益。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她去吧。

我一直以为,婚姻,是从此两个人互相爱惜,两个人 vs 整个世界。我有这样的想法,大概是父母一辈子的恩爱,从贫贱到富裕,得意失意,都没有变过,让我对婚姻有了错觉。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