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虽然热度基本退了,但整个人还是体弱无力,基本是在床上又躺了一天。

早上醒来,突然很想喝热热的稀饭,和美国人的酸黄瓜。于是起来,把近一年没启用的电饭锅拿出来,炖上一锅稀饭,然后勉强打力出门,到家对面的超市去买了一瓶酸黄瓜。酸酸带一点甜的,真是好吃啊,可惜不够脆,不过万事不可求全。

结果一锅稀饭煮成了一锅饭,原来自己太久不煮,搞错水量了。不过松软的白米饭加上酸黄瓜,吃得津津有味。

吃完又去躺着,胃里暖暖的十分舒服,并没有平时吃饱饭那种涨涨的感觉。自己总结一下,自己虽然这一两年来多素食,但因为不喜欢吃白米饭,所以常常吃大量的豆制品。看来要想肠胃安顿,摄入蛋白质量要减小才对,否则哪怕素食也无用,禅定的时候照样被肠胃干扰到。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