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晚还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见自己站在一个破碎的高台上,对面就是一条巨大的恶龙,正害怕时,巨龙居然说,它要奉献它的肉给我吃。我一眼看到它肥肥的舌头,就不客气的拿剑去割(大概是我以前很喜欢吃猪舌头的缘故)。巨龙痛得直喷火,说,“你也等我死了才吃啊。”于是它一头撞墙上,撞下一块大石头,把龙一切两段。梦到这里就醒了,龙肉毕竟还是没吃到。

David到洛杉矶出差,前一天他的舅妈董妈妈却去世了。

当年在洛杉矶的时候,举目无亲,每到过年过节,都是董妈妈把我们叫到她家里,拉着我们祷告,讲基督教的道理给我们听。那时老太太身体健康,后来就慢慢的,一年一年,看她一点一点熟下去,到不能开车,到必须搬到老人院。

年初的时候到洛杉矶出差,想去看望她的,打两次电话没打通,就算了。

老妈前段时间对于我表达的“祖宗都已经超度了,上坟就可去可不去”的观念极度愤慨(其实是因为老爸身体不好,所以我劝他们不要去挤清明节),整天嘟囔着“我死了骨灰就扔掉,反正你也不会来看我们”。这次电话里告诉老妈,董妈妈去世了,老妈说,“那你呢?”我赶紧说,“我已经订了去洛杉矶的机票了,最后送董妈妈一程。”老妈说,“那是应该的。”我加一句,“临时买的机票很贵啊。”老妈恶狠狠的说,“做人要有良心!”

这是难得老妈不计较价格的场合。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