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接到美国的国税局信件,说要查我2011年的报税,要求提供所有资料。我的老天,事隔这么久,哪里去找原始资料去?只好花了一个整天给各个银行打电话,看他们那边能不能提供一些保存的资料。无论结果如何,破财是难免的了,只是大小而已。在美国呆久了,深深体会到美国的中产阶级真不是好当的。穷人气壮,富人理直(因为请得起律师),不穷不富的中产阶级,就是肥羊,任人宰割,一不小心就倾家荡产。就像我这次,老老实实的保税,一丁点的猫腻都没有,查起来,资料不齐全,就只好自认倒霉。

最近师兄姐在台湾开了家店,师父亲自取名“Wonderful”。我一下子就想到“旺得福”,旁边一个师兄说,“好名字,万德佛。”于是就很郁闷,自己怎么就这么俗,就这么心中无佛呢。

又,最近想了想,为什么自己很喜欢看“The Good Wife”。因为女主角强势啊,虽然看起来贤妻良母型的,说话也是文质彬彬,不过一点都不肯吃亏,也从来不吃别人什么亏。我自己小时候父母不在身边,外公外婆带大,难免被人家欺负。这一点子阴影,这么多年还散不掉;还以为修禅数年,修无生法忍,早就不介意了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