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月生日前两天,老妈眼睛的血管突然破裂,出血后一只眼睛就失明了。我赶紧预约签证,急冲冲的赶回去,两个星期,看老妈恢复得还算不错,今天才又回到美国。

有天和老妈在桌边剥豆子,老妈突然就哭了,说,我盼星星,盼月亮,盼你回来。那时自己强咽下了眼里的泪,心里却流血了。

十几年来,几乎天天打电话回家问安,老妈不管正好有多生我气,或者手上在杀鸡杀鱼,再麻烦,也要接过话筒和我讲几句话。从来没有例外。其实也只是问一声吃什么、穿什么而已。

虚云老和尚出生时,母亲就受惊而死。后来他从普陀三步一叩到五台山,报答父母之恩。好吧,我比他幸运,父母都健在,要报恩就趁早吧。于是对老妈说,我计划一下,两年内一定回来了。

两年内,希望筹建美国禅宗总部的事情走上正轨,我也可以略心安的回来。

记得听恒述法师说,她后来修行开悟之后,才发现自己原来一定要出家修行,对于家人很残酷,是很自私的。开悟之后一切都自在了。但她也说,开悟之前,她是严守戒律,不敢轻易下山的。这个就好像,回过头看人生,这里那里做错了,但没有做错过,那里知道自己错了呢?有些经历,大约是逃不过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