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nt Rainier

很久没有亲近山山水水了,这次Memorial Day长周末,飞到西雅图,找毛毛去Mount Rainier转了一圈。

26号进山,27号出山。很可惜,山上的雪初化,野花还没有开。

同行的还有毛毛的室友。

Advertisements

屠龙记

前晚还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见自己站在一个破碎的高台上,对面就是一条巨大的恶龙,正害怕时,巨龙居然说,它要奉献它的肉给我吃。我一眼看到它肥肥的舌头,就不客气的拿剑去割(大概是我以前很喜欢吃猪舌头的缘故)。巨龙痛得直喷火,说,“你也等我死了才吃啊。”于是它一头撞墙上,撞下一块大石头,把龙一切两段。梦到这里就醒了,龙肉毕竟还是没吃到。

David到洛杉矶出差,前一天他的舅妈董妈妈却去世了。

当年在洛杉矶的时候,举目无亲,每到过年过节,都是董妈妈把我们叫到她家里,拉着我们祷告,讲基督教的道理给我们听。那时老太太身体健康,后来就慢慢的,一年一年,看她一点一点熟下去,到不能开车,到必须搬到老人院。

年初的时候到洛杉矶出差,想去看望她的,打两次电话没打通,就算了。

老妈前段时间对于我表达的“祖宗都已经超度了,上坟就可去可不去”的观念极度愤慨(其实是因为老爸身体不好,所以我劝他们不要去挤清明节),整天嘟囔着“我死了骨灰就扔掉,反正你也不会来看我们”。这次电话里告诉老妈,董妈妈去世了,老妈说,“那你呢?”我赶紧说,“我已经订了去洛杉矶的机票了,最后送董妈妈一程。”老妈说,“那是应该的。”我加一句,“临时买的机票很贵啊。”老妈恶狠狠的说,“做人要有良心!”

这是难得老妈不计较价格的场合。

火流星

今天一早出发去Monterey,才开出10几分钟,大约还在Santa Clara境内,正在高速上行驶,突然面前一颗又大又亮的星星,一道弧线从天空落了下来,落到高速旁的民居里。快到地面的时候,光就消失了。看得我目瞪口呆,连许愿都忘记了。

后来听人说,现在是天琴座流星雨的时间。不过大白天看到自己面前掉了一颗星星,还是很稀罕的事情吧?

词条解释:火流星

病中小记

今天虽然热度基本退了,但整个人还是体弱无力,基本是在床上又躺了一天。

早上醒来,突然很想喝热热的稀饭,和美国人的酸黄瓜。于是起来,把近一年没启用的电饭锅拿出来,炖上一锅稀饭,然后勉强打力出门,到家对面的超市去买了一瓶酸黄瓜。酸酸带一点甜的,真是好吃啊,可惜不够脆,不过万事不可求全。

结果一锅稀饭煮成了一锅饭,原来自己太久不煮,搞错水量了。不过松软的白米饭加上酸黄瓜,吃得津津有味。

吃完又去躺着,胃里暖暖的十分舒服,并没有平时吃饱饭那种涨涨的感觉。自己总结一下,自己虽然这一两年来多素食,但因为不喜欢吃白米饭,所以常常吃大量的豆制品。看来要想肠胃安顿,摄入蛋白质量要减小才对,否则哪怕素食也无用,禅定的时候照样被肠胃干扰到。

Kunal

今天发现Kunal这个词,是古梵语,原意是莲花,也指“someone who sees beauty in everything”。我要是印度人,一定把自己名字改成Kunal了。

周五勉强去公司上班,其实发了高烧,因为心里有物。晚上睡下去的时候身体很难受,心里也有点没有底,不知道能不能平安度过这一关,就给自己做了个加持,然后马上就睡着了。12点半醒过来,高烧已经破了,心里的外物也离开了,松了一口气,但身体还是很辛苦,辗转反侧到天明。白天一点力气都没有,勉强出去买了点吃的,大部分时候就在床上休息。到傍晚强迫自己起来禅定,禅定完就差不多好了。

这是我的第600篇博客。

梦里飓风

昨天头稍微有点痛,又是生日,所以没去上班。今天则头痛得更厉害了,所以又在家一天。

中午觉得非常疲惫,难得闲在家,老板又让我安心休息,不要管工作了,索性就上床睡一觉。梦里就梦见父母,在一处不知是哪里的家。醒过来的时候,心里总是很雾数,好像泛黄老照片那种感觉,心里满是怀念和忧伤。所以我一直不愿意午睡,从小就这样,因为每次醒来都是同样的心情。

然后半睡半醒的时候,脑袋里就起了一股飓风一样的能量,越转越猛烈,咔咔作响,后来连整个身体都震动起来。这时候就犹豫,要不要起来端坐啊,然后就没了。

起来再禅定,好像也没觉得有什么不一样。难道是幻觉?要不就是自己内外还不通,方才是内的,现在又退到外面了。

一天

早上醒来,就是生日了。修行以后,再不会像以前一样,生日这天总会有些失落。

不过还是决定写封信给老板,说身体不适,在家工作。当然确实有些头痛,几天了还没好,所以趁机在家清净一天。

出门给自己买了个大芋头奶油蛋糕,满心的想吃,回到家,却觉得还是要克制一下自己的食欲,晚上共修的时候带去,和大家一起吃好了。

上午在餐厅里工作,小松鼠又来后院满地爬找食物,就扔了个苹果给它。它左转右转,朝我看看,嗅嗅苹果,居然没动,离开了。我想松鼠大概不喜欢苹果吧。结果方才,小家伙又来了,这一次是直奔苹果,抓起就走。不禁觉得很好笑,脑子里浮起一句话,“诸葛一生唯谨慎。”

车祸

周日一早要去Monterey教禅定的,刚出门到门口的路上,就撞车了,车被拖车公司拖走,Monterey就没去成,只好请别的师兄来载我。

其实车祸前自己心里已经有感觉了。不是说知道自己要出车祸,而是接到的业力太多,自己一下子清理不掉。早上醒来洗脸,照照镜子,脸上的痣多了浓了很多,心里就咯噔了一下;然后出门就是车祸。车祸后心里反而轻松了,脸上的黑气也褪了。所以和同修一起吃晚饭,反而心情很舒畅。有人说,“你怎么车祸还这么高兴。”我回答说,“灾祸里面,损失一点钱,而赚钱又不难的时候,真是最小不过的了。”

洛杉矶

周末刚从台湾回来,周四又飞洛杉矶出差去了。周五办公一天,周六把机票定在半夜,所以一整天的时间,就和师兄师姐们在一起。

刚从台湾回来,真的是身上、心里全是光,所以赶紧趁着自己没有把光给耗尽之前,赶紧撒播出去。

台湾行

1月27日凌晨的飞机去台北,1月9日(台北时间)在小巨蛋参加了师父的法会,2月4日飞回美国。整个期间就住在洋莲师姐住持的观音慈航禅寺。

这是师父12年后再度开法会。法会之后有机会面见师父,之前就在洋莲师姐的办公室里给师父写一张卡片,写了“感恩师父”四个字,就泪如雨下,写不下去了。

这一趟,几乎没有做任何的观光客的事情。现在真是游山玩水的欲望越来越小了。

法会上,还见到了一位很特别的师兄。以前没见过面,只是通过几次邮件。有一天突然心一动,觉得他像是某某尊者转世,写信去问,果然是的。这位师兄有一次禅定中和师父相会,师父问他,“你修得如何?”这位师兄就从心口捧出一团光,举给师父看。

看到他这段分享的时候,心里真是觉得很感动,觉得是那样的纯真美好。所以这次万人大法会上,特别把他约出来见了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