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郑风§女曰鸡鸣』:
女曰鸡鸣,士曰昧旦。子兴视夜,明星有烂。
将翱将翔,弋凫与雁。弋言加之,与子宜之。
宜言饮酒,与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照顾一下某人没文化,用现代汉语解释一下大意吧:

妻子推着丈夫起床:“鸡已经叫了呢。”丈夫还想赖床:“天还没完全亮呢。”妻子劝说道:“快起来,夜空里的星星正好替你照明。野鸭、大雁就要起飞了,赶紧将它们射下来吧。射下来我替你烹饪,你可以边饮酒边享用。这就是我此生的愿望:能够和你慢慢的一起变老。我为你轻轻弹奏曲子,愿岁月安静而美好。”

诗经中的其他一些情诗:

『诗经§郑风§将仲子』
将仲子兮,无逾我园,无折我树檀。
岂敢爱之?畏人之多言。
仲可怀也,人之多言,亦可畏也。

白话:亲爱的,别爬我家后院,别把檀树给折了。不是心痛这树,而是怕别人知道了闲话多。虽然很想念你,但人言也很可畏啊。

情诗之三:『诗经§郑风§狡童』
彼狡童兮,不与我言兮。
维子之故,使我不能餐兮。

白话:那个坏小子不理我了。因为他,饭都吃不下了。

情诗之四:『诗经§郑风§风雨』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白话:风雨交加,天昏地暗,鸡叫不停。既然见到他了,为什么还喜悦不起来?

情诗之五:『诗经§郑风§溱洧』
溱与洧,方涣涣兮。
士与女,方秉蕳兮。
女曰观乎?士曰既且。
且往观乎。

白话:溱河和洧河,碧波荡漾。小伙和姑娘,手持兰草。姑娘说:“去看看吧?”小伙说:“已经去过了。”姑娘撒娇说,“再陪我去一次嘛!”(挺同情这个小伙的,被女友牵来扯去的。)

Advertisements